第十四章 突变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    被人吵醒这种事儿搁谁身上都很不爽,云羿也是如此,但他除了不爽之外还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左慈所布阵法不仅能够使外人无法进入乌角别院,还能隔绝声音,外面的声音是如何传进来的?

    疑惑之下,免不得要起床出屋去查看一番,穿好鞋袜衣物,顾不得洗脸漱口直接出门,到得院中发现汪小姝、莫陆离、祝小庆都在,只有胖子不在,想必还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扫视了三人一眼,见他们尽皆眉头紧皱,云羿心中更加疑惑,正要开口发问,却见汪小姝抬起右手食指竖于唇前,低声道:“嘘……阵法破了,外面的士兵还不知道,别惊动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得到回应,云羿先是一愣,回过神后皱眉思索,破除阵法有两种办法,一是有道门高人找到了阵法的阵符,而后将其撤去。二是有道门高人以霸道法术自外界强行破阵,此举会造成很大的震动。

    首先可以排除第二种方法,因为他先前并没有感觉到震动。此外,之前那两名太玄道人也尝试过以灵气震破阵法,但并未成功。

    第一种方法也可以排除,因为阵符被左慈放在了阵法里面,外人压根儿进不来。再者,若是董卓请道门高人破的阵法,外面的士兵不可能不知道,早就冲进来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只剩下一个合理的解释,是左慈撤去了阵符。

    想及此处,云羿低声问道:“师父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去他房间看过,拂尘不在,可能是走了。”祝小庆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云羿闻言再度皱眉,道人所用兵器多为长剑和拂尘,左慈亦是用这两样,若是外出办事只需带上长剑防身,只有出门远游才会带上拂尘,左慈既然带了拂尘,想必是不会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心怀此念,云羿心中倍感无奈,他以前就猜到了左慈会在尽授道门诸多技艺之后离开,却从未想过他走得这般急切,而且还是一声不吭的走了,更没想到他临走之前会撤掉阵法。

    那两个道人也应该被左慈引走了,不然以他们的修为能够轻易察觉到阵法消失。

    显然易见,如何离开乌角别院是左慈给他们出的第一道难题。

    左慈的不辞而别虽令众人有些措手不及,却无一人抱怨他,左慈已经指明了修行的路径,如何走下去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。

    “师父有没有留下书信?”云羿看向祝小庆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祝小庆点了点头,转而自怀中取出一封已经拆开的信件递来。

    云羿接过信件,没有邀三人同看,因为信件已被拆开,表明他们三人已经看过了。

    “生封侯,死立庙,未为贵也。封侯不过虚名,庙食不离下鬼,不如长生久视之道。”这是信件上的第一段话,这段话不难理解,左慈是告诫他们不可怠慢了修行,不能被俗世功名缠身,也间接的证明了云羿的猜测,他的确不会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再往下看,写的是:“号藏气数,水风井,吉。风水涣,凶。”至此再无内容。

    这段话说得很是隐晦,“井”和“涣”是六十四卦中的两个,左慈应该是想借此表达什么,但云羿并不擅长看卦,心中疑惑不得开解,只得抬头看向莫陆离。

    《易经》是儒家和道门共同尊崇的经典,莫陆离曾为儒门弟子,熟读儒家诸多典籍,应该能猜出左慈这句话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师父最后那句

第十四章 突变(第1/3页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