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罅隙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    放出一箭之后云羿并未停手,在第一支箭矢的目标上左右偏出两尺,再放两箭,此举是不给那人躲避的余地。

    对方箭矢来势极快,云羿斜身避过,抬头再看对方,只见其已然心窝中箭,倒地身亡。

    杀掉对方之后,云羿拉起焦急的汪小姝再度前掠。有道是身大力不亏,胖子在前已经开出了一条道路,他此时压力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前掠之际云羿不时会开弓放箭,除了掩护前方的三人之外,他还射杀了十余名弓兵,因为弓兵的对他威胁最大。

    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云羿的箭法准头很高,几乎是例无虚发,如此便容易被敌军弓兵针对,接二连三的招来成片的箭雨,轻功再快也有被射中的时候,片刻过后,他的左腿中了一箭。

    左腿中箭对身法影响很大,但更要命的是他的箭囊空了,此时对方已然瞅准了他,想捡箭矢也不能够。

    “要命的东西!”云羿皱眉丢掉弓箭,将汪小姝推至祝小庆与莫陆离当中,转而折断左腿上的箭矢,向东北方向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,乞丐都有个头儿,这些西凉军总不可能没个指挥。在东北方向三十丈就外有一人腰间佩剑,长剑适合单打独斗,但不适合战场杀敌,因此在军伍中更多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,而且此人的穿着打扮也与其他的士兵不同,应该是个军官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不确定此人是不是此间官职最大的将领,因为当老大的没几个亲自办事,东方的营地中还有不少士兵正在赶来,搞不好真正的头儿这会儿还在营帐中。

    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,无论是与不是,他都得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见他突然转向,西凉军猜到了他的意图,分出数十人前往拦截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云羿并未加快身法,反而刻意降下了速度,倘若此时将身法施展到极致,那名武将很可能会离开原地。

    弓箭没了还有武学,学习射箭前的拉弓令他的臂力和指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,虽不能隔着铠甲封点敌方穴道,卸骨却能勉强为之。

    由于过度缺乏对敌经验,导致他不能将五气擒龙自如运用,因此难以制敌,为了避免被敌人的长矛戳个窟窿,他需要不停的闪展腾挪,连续的施展身法使得左腿上箭伤更加疼痛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正面与敌方步卒拼杀有利有弊,弊端是应对这么多敌人,他很难吃得消。但也正因为如此,敌方的弓兵便会投鼠忌器,不敢随意放箭。

    他虽然带有长剑,但应对诸多持矛的步卒很是吃力,几经磕碰便断为两截。轻功再高明也不能穿过并排戳来长矛靠近对方,接连的躲避除了令腿伤加剧外,还使他的体力快速消耗。

    断剑不能再用,只能设法自敌人手中抢夺兵器。心存此念,云羿便兵行险着,逗乐断剑朝左侧的一名步卒突然急冲而去,左手下按护住胸腹,右手呈爪取其颌下十二重楼。

    实则如此距离他根本无法击中对方,而且手上的动作也会暴露他要攻击的意图,但他是故意卖对方一个破绽,诱敌深入。

    那名步卒见状果然上当,挺矛刺他心窝,云羿陡转身形,右手下探抓住矛杆,转身再探左手抓实矛杆,自那步卒手中夺过了长矛。

    那步卒武器被夺,下意识的退步向后,云羿不待对方回神,旋身直挺长矛,将那倒霉的家伙捅了透心凉。

第十六章 罅隙(第1/3页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