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出山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    恢复灵气固然重要,但在此时吃饭更加重要,偷来的面饼已经吃光,他只能提了环首刀去周围狩猎。

    秦岭之中多的是猎物,他多次看到野兔山鸡,却因为撵不上它们,只能转寻其他猎物,最终在一处坡地上看到了几只吃草的狍子。

    见到狍子群,云羿按捺住心中的喜悦蹲身潜伏在灌木丛后缓缓前进,狍子生性胆小,容易受到惊吓,可千万不能让到嘴边鸭子飞走了。

    追星逐月除了能够提高速度之外,还能使人在不同的环境调整自己的脚步声,云羿贴地而行,脚步轻盈,那几只狍子并未察觉到危险正在逼近。

    待得离狍子群不足两丈之时,云羿陡然自灌木丛中扑出,挥刀横扫,将离他最近的一只狍子的两条后腿削断。

    其余狍子受到惊吓四散逃跑,断腿的狍子无法逃脱,惨叫不已,眼神充满了惊恐。

    快速靠近那只狍子之后,云羿果断掐断其咽喉,杀狍子是为了果腹生存,损人利己,本身就是一种掠夺,但即便是掠夺,也该给它个痛快。

    扛起已经断气的狍子,捡起两条后腿,云羿回返山坳将狍子扒皮开膛,以积雪擦洗狍子身上的血迹,转而检拾干柴,准备烧烤狍子。

    包袱里的火折子不知在何时丢了,只能钻木取火,但钻了半天只见冒烟儿不见火星,云羿只能以积雪擦洗双手,取符纸画火符一道引燃柴禾。

    画写火符比雷符要容易些,却也将他体内不多的灵气消耗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架火烤了半天,肉香四溢,胖子闻到香味儿又醒了,哈喇子也不擦就要狍子腿。

    “这都带着血丝儿呢,还没熟透,你要生吃啊!”云羿横了胖子一眼。

    胖子没再伸手,目不转睛的盯着着篝火上的狍子,不停的吞咽口水。

    待得狍子烤熟,云羿提刀割下一块肉脯先给胖子,再给自己割了一块儿。

    胖子食量大,狼吞虎咽,没几口一块肉脯就给吃完了,还想再取,云羿又割了一小块儿给他:“捕猎不易,省着点儿吃。”

    胖子含糊了两声,吃完又看云羿:“这肉不经吃啊。”

    云羿横了他一眼,没有再给。

    “这玩意儿不吃就馊了。”胖子争辩道。

    云羿没有理会胡搅蛮缠的胖子,将剩下的狍子肉以干草包裹,再以积雪覆盖。

    胖子有气儿没地儿撒,伸腿想踹篝火,云羿一眼将他瞪了回去,刨了些死灰盖住了篝火,画写火符对灵气消耗很大,得将火种保留下来。

    狍子皮能当毯子,夜里睡觉能暖和些,云羿便没有扔。道门弟子都知道,异类的皮毛上附着着大量的怨气,因此不会拿异类皮毛当铺盖,但云羿管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打坐片刻,云羿感觉到了困意,便叫胖子睡觉。冬季寒冷,此地再背风也没用,二人背对挤靠,冻得瑟瑟发抖却无计可施,眼皮打架却难以安然入睡,遭罪不已。

    睡到半夜,胖子起来了一回,云羿本以为他要去撒尿,但听

第十九章 出山(第1/3页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搜索